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H Technology》

摩界二輪公社:業餘時間為國內進口車主提供保養維修與調教,順便做做中國摩迷的搬運工

 
 
 

日志

 
 

《无视人命,修理工惊曝修车黑幕!》  

2010-09-25 16:06:51|  分类: 車迷高級進修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内容属转贴,求真相:


        据权威部门统计,截至2007年底,我国私家轿车保有量巳超过1800万辆,其中天津和广州每百户家庭拥有私家轿车分别为l7.4辆和12.7辆。

  有车就得养车修车。然而,最近一项调查显示,对目前修车行业信不过的高达71.6%,基本信得过的只有11.4%。尽管有那么多人对修车行业的服务不满意,但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他们根本就搞不清修车行业到底有多少黑幕……

  一技在身,修车接触“潜规则”

  2008年3月18日,在南京市一家4s修车店当高级修理工的张宇清接到一个电话:他12岁的外甥女在跟同学一家驾车外出春游时出了车祸。张字清心里一紧,马上赶过去。外甥女虽然命保住了,但可能留下终身残疾。他一眼看出,事故车一定是在维修时被人做了手脚,不禁呆住了……

  今年29岁的张宇清是南京市下关区人,10年前,他高中毕业后,到南京市一家民办小汽车修理学校学习。经过两年半学习,他取得了专业技术资格证书。结业后,他到南京几家机修厂做了几年的学徒工。由于他努力钻研,修车技术提高很快。两年后,只要仔细听听发动机的声音,他就能大概判断出汽车故障出在什么地方。然而,一些老师傅对张宇清说:“搞汽修这一行,技术当然重要,但对其中的‘门道’更不能不了解。”张字清虚心地向他们请教什么是“门道”,师傅们说:“这种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时间长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2005年夏,张宇清是比较成熟的机修工了。当时他在一家维修店当学徒,一天,一辆马自达6因电脑故障前来维修,师傅正好不在,张字清就上前帮车主检查。通过检查,张宇清发现汽车没有大毛病,只是电脑进水了,用电吹风吹干就行了。然而,正当他拿着电吹风准备吹的时候,老板把他叫到一边说:“你这是干什么?都像你这样修车,大家喝西北风啊?想办法让他进行‘套餐维修’,找个理由把电脑换掉!”

  张宇清说:“车子没什么毛病,这样做不是害人吗?”老板压低嗓子盯着张宇清说道:“玩得起好车的人都有钱,不宰他们宰谁?按我说的做!”

  张宇清这才明白师傅们说的话,只好学着师傅们的样子对车主说,因为车子保养不当,很多零部件都到了更新期,最好按照“套餐维修”全面修理。当时车主还有点犹豫,老板走上前来,递给车主一支香烟说:“车子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你坐到驾驶位上就把身家性命交给了它,千万不能将就。你这车很多零部件如果不及时更新,路上随时都可能出问题。”

  听了老板的话,车主才表态说:“既然这样,那就‘套餐’吧。”结果,那辆车按套餐维修规定,把很多根本不需要更新的东西都更新了,光是更新那台电脑,车主就多花了4000元。这下子,本来20元就能解决的问题,车主花了7000多元。

  让张宇清有些气恼的是,事后,车主不光没觉得老板宰了他,反倒感激老板做事认真负责。张宇清心想,这些有钱人真是欠宰!不过,仅这次维修,他就拿了1000多元的提成。此后,他也学会了宰客,凡车主来修车,他总是找各种理由要求车主尽量多更换零部件。这样一来,他的“业务量”有了很大提高,收入自然也水涨船高。
2006年初,通过考试,张宇清获得了民企小汽车维修三级技师职称,成了“师傅”级的高级技工,可以单独修车并带徒弟了。就在这时,张宇清谈了三年多的七朋友怀孕了。因为两人没有结婚,他好不容易才做通工作让她做了人流。但女朋友说:“我都快30岁了,你们家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买房给我们办喜事啊?”

  本来,张宇清家的老宅子说是要拆迁的,父母准备到时候用安置房给他们结婚,但不知为什么,后来拆迁的事又没了消息,女朋友不愿意在破旧的老宅里结婚,张宇清每个月只有3000多元收入,家里也没有能力帮他买房,所以婚期一推再推。现在,听女朋友这么一说,他连忙哄女朋友说:“亲爱的,你放心,今年年底前,我就是砸锅卖铁也买套房子跟你结婚!”

  话虽这么说,但当时张宇清手里根本没有多少钱,连付房子的首付款都拿不出,这事让他很头疼。

  疯狂宰客,花样百出月赚2万多

  谁知,祸不单行。就在他不知如何兑现对女朋友的承诺时,母亲得了直肠癌,急需钱做手术。他的父母都是下岗工人,只有张宇清这一个儿子,他只得向师傅借了3万多元给母亲做手术。

  张宇清的师傅姓许,他劝张字清说:“你也太死心眼了。像你这样下去,收入太少不说,时间长了,老板也会炒你的鱿鱼,因为你没帮老板赚到钱。不过,凭你现在的技术,只要你好好跟我学,收入一定会跟我一样多。”张宇清说:“我已经宰了不少车主啊!”许师傅“嗨”了一声,说:“那算什么?毛毛雨啦!有人还故意把发动机敲裂了宰车主呢!”张宇清有点儿担心,说:“万一被车主发现了怎么办?”师傅说:“那就得看你有没有绝招了。”

  就在这时,有一辆大半新的本田雅阁来调整点火时间。许师傅向张宇清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看我的”。调整点火是技术含量非常高的活儿,许师傅当着车主和张宇清的面仔细为汽车调整了点火时间,车主试了试.非常满意。许师傅说:“我们这里专门修理汽车疑难杂症,以后有什么修不好的,别忘了来照顾我们的生意。找我就行,我姓许。”说着,还递给车主一张名片。

  调整点火时间工时收费80元,张宇清觉得许师傅并没有宰车主。许师傅点燃一支香烟得意地说:“别急,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果然,三天后,那位本田雅阁车主又来了。他径直找到许师傅说:“不知为什么,上次调整了点火时间后,我的车还是没劲。跑了几家修理店都找不到原因,所以又找你来了。”许师傅不紧不慢地问:“是不是我点火时间没调好?”车主忙说不是。于是许师傅开始仔细检查起汽车的发动机,然后说:“你这车前期保养很不到位,发动机磨损严重,肯定无力。要想彻底治好毛病,最好是换发动机。”当车主听说换发动机需要好几万元时,有些犹豫。许师傅说:“这样吧,我帮你仔细修一下,但发动机缸头必须换,否则谁也没办法。”换缸头也要花近两万元,车主还是答应了。汽车换了缸头,毛病果然好了。当然,许师傅也从这笔生意上拿了将近4000元的提成。 可是,许师傅好像没做什么手脚啊!许师傅说:“被你看出来,那还是我的绝招吗?想知道晚上就请我喝两杯。”当天晚上,张宇清请许师傅喝酒。在酒桌上,张宇清终于搞明白了。原来,车主第一次来调整点火时间时,许师傅悄悄地在汽车发动机的空气格里塞了一小团棉纱,这样一来,发动机的通气渠道被堵住,汽车当然乏力。而这种秘密只有许师傅自己清楚,在别的地方根本检查不出来,所以车主很快成了他的回头客。

  许师傅说:“那个换下来的缸头一点毛病也没有,以后把它换给别的车,我又能赚好几千。”

  张宇清心想:修车的门道真的太深了,怪不得许师傅每个月都有两万多元的收入!于是他试着用自己知道的几种方法宰了几位车主,千方百计让车主多花钱,对方一点也不知情,甚至还大夸自己修车技术***。这样,张宇清也第一次拿到了15000多元工资加提成。他对女朋友说:“亲爱的,我现在完全有把握在年底以前挣到买房首付款。你就等着当我的新娘吧!”

  开初,他没敢在那些关乎行车安全的事情上做手脚,只是玩一些让车主做冤大头、可以多赚点钱的“猫腻”。但几次做下来,他见什么问题也没出,胆子越来越大,不管车上的东西是否需要更换,他都千方百计劝车主换。如果车主犹豫,他就把后果说得很严重,大多数车主也就同意了。

  2007年的一天,在向一位车主推销新型刹车片时,车主坚决不愿意换,还说张宇清想宰他。张字清有些生气地想:真不识好歹了,自己并没有狠宰他,也戴上了宰客的帽子,看来不宰白不宰。他想起从许师傅那里学到的另一种宰客方法,于是往车子的刹车油里放了一些酒精。这样一来,用不了多久,汽车变速箱齿轮就会受损严重,由于酒精可以稀释刹车油,又能挥发,所以谁也发现不了。

  果然,一周后,那辆车就出了问题。张宇清发现,自己在刹车油里加了酒精,刹车油失去了润滑作用,整个变速箱都被磨坏了,如果在高速路上高速行驶,很难说不出大问题。

  这都是自己做手脚造成的啊,万一出事故闹出人命,自己就是犯罪啊!他强压住狂跳的心,把磨损的部位指给车主看,说:“都是你养车经验不足,又不听我们劝,还说我想宰你。这下可好,整个变速箱都得换了。”结果车主再三认错,表示以后一定听张宇清的。那次,张字清一下子就拿了4000多元提成,车主还跟他建立一种“信任”的关系,从此完全掉入陷阱中。不过,从那以后,张宇清再也没敢往刹车油里加酒精了。

  2007年10月的一天,张宇清在偷换车主的零件时,不小心穿了帮,只得跳槽去一家4s店当师傅。在4s店,他又学会了新的宰客方法。

  很多车主都认为4s店的技术力量好,配件质量也有保障,虽然收费较高,但玩车嘛,首先得放心。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其实在有些4s店修车,比在一些小店修车还不安全。在4s店工作的师傅。的确有一定技术,但正因为如此,如果他们做了手脚你也不会知道。
张宇清很快就发现,4s店有个“潜规则”,就是当维修人员对病车的毛病判断不确定的时候,可以把别的车上的好零件装到“病车”上来证实自己的判断,经常事后根本就不把零件换回去,一是图省事,二是防止做二次手脚被发现。这样一来,可能一台只用了1年的功能完好的发动机,进厂维修或保养出来后,却变“老”了好几岁。2007年11月的一天,张宇清把一辆奥迪A6车的启动器拆下换到另一辆车上,后来被细心的车主发现了。车主当即跟店里发生争执,事后还向有关部门投诉了修车店。张宇清只说是自己忘了换回来,所以事情后来还是不了了之。

  张宇清最喜欢修理事故车。如果遇到事故车.他经常把所有的旧件甚至残次件都一口气换上去,把比较新的部件拿走。保险公司来人定损时,他就想办法跟定损人员搞好关系,甚至送些“好处”给对方,然后说这个不行了、那个也不行了,都得换。这样一来,新件就可以卖钱了。但事故车再怎么修,也成了一辆烂车,修理工则可以把责任全都推到事故上。

  自从张宇清学会宰客后,他平均每个月收入2万元左右,最高时一个月收入4万多元。2007年12月中旬,他带着女朋友在南京市白下区某小区按揭买下了一套96平方米的房子。

  性命攸关,迷途知返心路太长

  在修车行业干了几年,张宇清对这一行的“猫腻”越来越清楚了,可以说是千奇百怪,令车主防不胜防,何况很多车主根本就不会设防。

  比如机修工故意往机油里放白糖,因为白糖受热后会成黏糊状,却没有任何润滑作用,别人也发现不了,很快就会导致发动机“抱瓦”,不能正常工作。张宇清刚到45店工作的当天,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是武进市一家修车店打来的,对方说他们介绍一辆车到南京去找张宇清所在的店,一个小时后就到。原来,一条公路上的修车部往往是有联系的,机修工知道放了白糖的汽车最多只能跑百儿八十公里,他们放了糖后.还会打电话告诉下一个维修部做好等那辆车的准备,大家相互介绍“生意”!

  至于用火碱代替专用的发动机清洗液剂、国产漆代替进口漆,往防冻液里放盐毁坏水箱、私开车主的车去兜风等等就更不用说了。而很多车主对这些做法虽然有所察觉,却没有真凭实据,只得自认倒霉。

  真正触动张宇清的是一场车祸。2008年2月12日,一辆黑色帕萨特被拖到店里修理,那车的前部已经被撞得面目全非,挡风玻璃也碎了,里面的人肯定受伤不轻。张宇清仔细一看车牌,记得几天前那车才在他们店里修过,但不是他修的。再一检查车辆,他发现刹车油的颜色不对,一定是里面放了酒精!

  终于出事了!这起车祸的真正祸首是机修工。这是在犯罪啊!但是,由于酒精可以挥发,而且谁也不会用嘴去尝刹车油,所以没有人会想到竟然有人会往刹车油里放酒精。再说,就是有人知道,现在酒精已经挥发了,也是神不知鬼不觉啊!

  张宇清把修车的一些黑幕告诉女朋友,女友对他说:“你可千万不能做那种缺德事,那样的钱,赚得再多我也不稀罕!”有了女友的这个态度,加上房子已经买了,他的宰客行为收敛了不少。 没想到就在这时,3月18日上午,张宇清的外甥女跟着同学父母的丰田佳美轿车去六合区金牛湖春游,在路上因刹车失灵出了车祸,车上五个人有三人受了重伤,其中张宇清的外甥女骨盆和大腿骨折,可能留下终身残疾。姐姐得知这些,哭得死去活来,差点都要疯了。

 

 

                                                  

                                                   反对暴力,拒绝毒品,远离政治,把握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137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