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H Technology》

摩界二輪公社:業餘時間為國內進口車主提供保養維修與調教,順便做做中國摩迷的搬運工

 
 
 

日志

 
 

《为什么骑摩托…》  

2010-07-14 01:21:18|  分类: 車迷高級進修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收集了几遍有关摩托车的文章,大家可以看看其它国家的情况:

 

                                                          《 为 什 么 骑 摩 托 》

除去可能存在的老美对自由的过度崇拜,作者的一些感受大家也许会感到有共鸣。有些东西翻译过来总觉得不对味,后附原文,英文好的直接看原文吧,也欢迎指正。

作者:Christopher Cullen  以下是文章部份:

我可以感受到车子发出的低沉的吼叫,两个车轮将我和地面联系在一起。我可以听到气流拍打我头盔的声音。我的感觉变得越来越灵敏,越来越强烈,越来越...生动。我感到非常的满足,除了一件事情:一个陌生人在我刚才停下来喝咖啡的时候问了我一个问题。

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

“为什么?”

“为什么骑车?为什么要冒这个险?”

当时,我用我通常的说法回答了他。“MSF(Motorcycle Safety Foundation,指参加过国美国摩托车安全协会的安全驾驶培训),全部的保护装备,保守的驾驶方式,等等...” 但是事实是,驾驶摩托是在冒险。是的,你可以把这个冒险的程度最小化,但是,这还是在冒险。并且你不应该过分的轻视这个风险。

于是我大声的问自己。声音在我头盔里面回响,在我的脑海里面回响。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做这样冒险的事情?你有妻子和两个孩子,你有那么多的朋友...为什么要冒险?我的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没有自卫式的说辞,我有点茫然不知所措。不过这只是一瞬间的事,然后很多的理由闪现出来。

我只需要一个理由。

在我10岁那年,我妈妈遇见了一个叫Jesse的男人(后来成为我的继父)。我从小就没有父亲,所以见到他会感到不自在,但是依然喜欢他象对一个成年小伙子那样对待我。我是一个瘦小,难看的孩子,在学校里面也经常遭受欺负。他帮我忘掉了一部分的不愉快。

Jesse和我妈妈在周六下午有个约会,他问我是否愿意一起去。我当然回答愿意,然后我们三个就钻进他那辆破旧的皮卡出发了。我们在沉默中走了大约半小时,然后在小镇边上一块开阔的土地上停了下来。我跳下车,注意到Jesse拉开了车后面的油布,下面是一辆mini摩托。他和妈妈相视而笑,我才知道这原来是预先安排好的。他把摩托弄下车推向我。红色的。没有说一句话,我就坐了上去。他问我以前是否开过,我回答说“没有”,我想这样回答可能会失去驾驶它的机会。他却只是笑了笑,从车里拿出一个头盔,交给我说,“那你最好戴上这个”。

我戴上头盔,Jesse告诉我在他拉启动机的时候稳住车子。车子一下就启动了。发动机听上去也许象一台割草机,但是对我来说,这声音很神奇,就像间谍片中的喷气发动机发出的声音。Jesse简单的教了我一下,然后看着我的眼睛,问我是否准备好了。我咧嘴笑了笑。Jesse站在我的身后,手搭在我的肩上。我慢慢的转动油门感到车子开始向前移动。Jesse跟着我跑了几步(直到我有勇气把脚放到脚踏上),然后放开了手。

自由是一个被过度使用的词。它被公司和政治家大加利用。我们还可以在T-shirt,内衣和纹身上看见它。但是自由这个词,这种感觉,它是真实存在的,可能很多人根本没有去理解它的机会。

那一天,在小镇边上的一块空地上,我感受到了自由。我从学校的欺负中获得了释放,从迷失中获得了释放,从过度自怜和缺少自信中获得了释放。当我转动油门的时候...我自由了。我找到了自我的感觉。我突然从另一个更广的方面理解了这个词的含义,我彻底的感激我生命中所拥有的东西,甚至直到今天。

于是,30年后的今天,这是我的回答:

“因为这就是我的一部分。这就是我驾驶摩托的原因。”

声音在我的头盔里回响,我转动油门...在那一刻,我自由了。


Why

By Christopher Cullen

I could feel the rumble of my motorcycle below me, its two wheels connecting me to the ground. I could hear the wind buffeting my helmet. My senses seemed sharper, more aware, more... alive. I felt content with the exception of one thing: A question that a stranger had asked me when I last stopped for coffee.

A simple question really.

"Why?"

"Why do it? Why take the risk?"

At the time, I had responded with my usual spiel. "MSF, full gear, defensive riding, blah, blah..." The truth is, motorcycling is a risk. Yes, one can minimize that risk, but it IS a risk. And one that shouldn't be taken lightly.

So I asked the question aloud to myself as I rode. It echoed in my helmet. It echoed in my mind. Why? Why do you do it? You have a wife and two children, you have friends... why take the risk? My mind was blank for a moment. Without my defensive spiel, I was at a loss. But only for a moment. And then the reasons came flooding in. Many reasons.

I only needed one.

When I was 10, my mom met a man named Jesse (who was later to become my step-father). Having been without a father since I was a baby, I was uncomfortable around him, but liked him because he treated me like a young man. I was a small, awkward kid, and picked on at school quite a bit. He helped me forget some of that.

Jesse and my mom had a date planned on a Saturday afternoon, and he asked if I'd like to come. I of course answered yes, and the three of us piled into his old, beaten-up truck and headed out. We drove in silence for about 30 minutes and then pulled into an open dirt field near the edge of town. I jumped out of the truck and noticed that Jesse was pulling the tarp off of a small mini-bike in the back of his truck. He exchanged a smile with my mom that told me this was a planned event. He pulled the bike from the truck and rolled it toward me. It was red. Without exchanging a word, I sat down on it. He asked me if I'd ever ridden before. I told him "no," thinking that by saying that I might lose my chance to ride. He just smiled and pulled a helmet from his truck. He handed it to me and said, "Well, then you'd better wear this."

I put the helmet on, and Jesse told me to steady the bike while he pulled the starter. It started on the first pull. The engine probably sounded like a small lawn mower, but to me, it sounded like magic, it sounded like a jet engine from a spy movie. Jesse gave me some instructions, looked me in the eye and asked if I was ready. My grin must have said yes. Jesse stood behind me with his hand on my shoulders. I slowly twisted the throttle and felt the bike start to move forward. Jesse ran behind me for about ten yards (until I got the nerve to put my feet on the pegs), then he let go.

Freedom is a word that has been used to death. It has been co-opted by corporations and politicians. We see it on t-shirts, underwear and tattoos. But the word... the feeling... of freedom, is REAL. And something that many people don't ever get a chance to understand.

That day, in a dirt field on the edge of town, I felt freedom. Freedom from the bullies at school, freedom from loss, freedom from self-pity, and self-doubt. When I twisted that throttle... I was free. I was ME. And I suddenly understood the word in a much bigger way. In a context that allows me, even to this day, to fully appreciate what I have in this life.

And 30 years later, on a section of open highway this is what I answered:

"Because it is a part of me. That is why I ride."

As the words echoed in my helmet, I twisted the throttle... and for that moment, I was free.



 

                                                 《我不是逃犯,而我却在逃》

这是我忠实的坐骑kawasaki,

我喜欢他那低沉、阳刚、超震撼的轰鸣声,很是男人!有时夜里回来,在进入小区经过一条两边停满车的小道时,所到之处的车辆警报器都同时响了起来!我喜欢他庞大的身躯!尽管倒了我一人扶不起来,但正是这体重使他在载着我高速飞驰时显得沉稳有加!我喜欢他的动力,几乎和轿车差不多的排气量在公路上让你感觉什么叫离弦的箭!我爱他,更爱我自己,所以从不飙车,我遵纪守法!这车有正规牌照(外地),我也有有效的驾驶执照!然而,在北京就是不让你骑!有一次夜里两点多钟,我在中关村的路口等红灯!要知道当时整个路口一辆车也没有!我从来没有闯红灯的习惯!就在路口静静地等绿灯亮!就在这时,一辆警车一下冲了过来横在我的前面,示意让我下来,同时那边的车门已经打开!为何要拦我?

  难道我是象“骑抢”的吗

  ?一个人骑车怎么抢劫?有谁骑着好几万的摩托去抢劫?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他们会找出壹千种理由就我的车扣下,然后自己下班后去狂飙!这种事太屡见不鲜了!最好的也是唯一办法就是不要和他们打交道!那里没有理可以讲。就像你最好别生病一样,一旦生病进医院基本是死路一条,等着医院拿着刀一刀一刀地凌迟你吧!没有什么好说的!

我一轰油门,我忠实的kawasaki怒吼一声载着我像离弦的箭一样射进茫茫的黑夜!我紧紧地趴在车上,前轮几乎是离地的状态!心理真是悲凉万分!生在这个国度,为何连选择自己交通工具的自由都没有?为何有那么多的禁止?为何那么多的自由被剥夺?我遵纪守法,我爱国!可是谁爱我啊?难道我纳税的钱是用来雇更多的人来限制我更多的自由?为何感觉自己像灯里的油一样,勤勤恳恳忠忠实实地工作,最后却把自己烧干了!

透过头盔的玻璃看到后视镜里闪耀的警灯很快变成了一个小点,最后消失在我的视线里!他是不可能追上我的!我只需一档不换档就可以轻松地拉到一百迈!五秒钟之内就可以完成所有的加档!码表的指针直指两百的方向!但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前方突然串出一个车和我相撞,我就会和车一起飞出很远很远!并且再也不会爬起来!

一口气连闯了五个红灯,在过红灯的时候,我眼睛连两边瞟都没有瞟,这是他们逼的,我没有犯错我没有违法!我不会对他们有任何奢求,只是在为我的自由抗争!

我和我的kawasaki还在夜空里飞驰!

我不是飙车族!

我不是逃犯!

我没有犯罪!

但我却在逃串!

我只是在本能地抗争!

不让我的自由被夺走!

不管何时,如果再次碰到同样的事情我会以同样的方式来捍卫自己的一切!

不管多快!

我没有其他的选择,就像歹徒冲进家里来伤害我的家人、抢走我的财物!

我会不顾一切地同歹徒搏斗,尽我的全力来保护我的家人!不管结果怎样!

面对这一刻

我没有其他的选择!



 

                                             《台湾教授谈为什幺台湾不禁摩》

首先我是台灣人而且我在台灣禁止排量超過150CC的時代中不只ㄧ次的去請願所以我深知這段過程,摩托車曾經在某些人眼中視為落伍以及犯罪的代名詞,可是摩托車真的落伍嗎?BMW沒有放棄摩托車世界幾個先進的國家又有哪一個禁止摩托車?摩托車不過是個工具隨著時代的進步漸漸地由主要交通工具轉變成次要交通工具而已,在台灣出門去買的飲料或是買個日用品其上摩托車戴上頭盔愛上哪裡就上哪裡很方便,沒有人會討厭摩托車因為台灣每個家庭都有個幾部,因為摩托車的便利性是不容質疑的,城市中停車位難求而且停車很貴再台北市停車每一小時要價25RMBㄧ天8小時誰負擔的起呢?所以摩托車在都是叢林中變成為了ㄧ個便利的交通工具了,那為什麼台灣的交通不會亂呢?因為交通安全意識的關係,因為馬路上一堆的交警,因為天天都有宣導,交通絕對不是因為其中某ㄧ種工具而導致紊亂的,禁止摩托車只會讓小汽車增加,讓道路無法負擔突然增加的車流,讓交通更亂,所以不提其他的地方找一個同種族同文化的地方來比較,我不是說台灣樣樣都好,而是至少在台灣會有人體諒老百姓的經濟買不起汽車,相形比較之下在祖國能夠體諒人民疾苦的領導似乎少了點,也藉此發表一下我個人的看法.

五月时随着参访团到了台湾几天,最大的印象就是台湾城市里的摩托真是多。不止在乡下地方是如此,就算在台湾最繁华的三个大都市台北、台中、高雄更是如此。街上停满了摩托,甚至到了令人寸步难行的地步。而马路上甚至满是摩托在争道,每一个路口在停等红灯时,总是有一大群的摩托等在车阵前,一转绿灯,马上蜂涌而出。最引人注目的是,连排气量大的街车也混杂其中。这不禁令人感到好奇,为什么台湾的城市不禁摩。禁摩的好处显而易见,对于都市的景观与文明、交通的安全顺畅是有极大帮助的。只是这个问题一直存在我心中,在繁忙的参访行程中一直没有机会好好与台湾的朋友坐下来深谈。直到参访行程快结束时,在台中丘逢甲大学与几个教授一同坐谈时,才问出了我心中的问题。

其中一名任职于都市设计系的林教授反而大惑不解的反问我,为什么要禁摩,怎么可以禁摩。林教授说摩托是一种很便利的交通工具,最重要的是很便宜,台湾一个工人或刚毕业的大学生,花一个月的薪水就能买一部最阳春的车型。骑摩托的当然都是经济能力较不好的人,如果禁了,他们的生计可怎么办?对他们来说,摩托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他们靠这部摩托上班上工的,不能说禁就禁。接着林教授就回忆起他年轻时,还在读研究院时,如何骑着他买来的二手摩托在台北市四处兼职当家庭教师,筹足学费,最后让自己这个农村子弟顺利完成学业,如果没有他那辆摩托,他大概无法完成学业吧。

几个教授也都谈到这自己年轻时骑摩托上班工作的经历,甚至其中有一个方教授一直到今天还骑摩托上下班,方教授说摩托便利,他家离学校不过五分钟路程,如果开车那才麻烦,骑摩托方便,他家中就有三辆摩托,分别是教授自己一辆,老婆一辆、也已经读大学的小孩一辆。方教授说他的老婆任职于地方上的小学,他们小学的教师骑摩托的也是很多,并不是没有钱买车,只是因为路程近,图个方便罢了。方教授说台湾一般的家庭里像他们家一样,拥有三辆摩托的比比皆是,像小孩上了大学,通常也会买一辆。台湾一辆新摩托的的价钱大约就是一万元人民币,随车种好坏略有上下,一般的工薪阶级都买的起,大学生暑假兼一份工也能存到这个钱,所以在大学里几乎也是一人一辆的。

那我就问他们难道就没有想过城市的景观被无所不在的摩托所破坏,禁摩难道不是文明都市都会做的吗?况且摩托污染啊,对都市的空气不好。这时林教授说政府不能因为要打造一个「看起来」好的城市就枉顾社会百姓的需求。都市看来乱,不是人民的责任,是政府规划管理的不好。叫社会底层的百姓不要骑摩托不是治本的办法,那是锯箭疗法,以他本身都市规划的专业,他完全不能同意。林教授又说如果政府能够提出并兴建完善的大众交通系统让大家都乐意搭公车还是地铁上班,那禁摩也许还有几分道理,但是在还没有做到这一步时禁摩,无疑是剥夺了人民的交通权上,试想还买不能车,但是又要到远方工作的工人或刚毕业的大学生们,要怎么办呢?这时另一名教公共行政的陈教授笑着说了,在台湾那一个市长敢禁摩,那他的政治生命就完了,看看路上满街跑的摩托,那上面载着的是一张张的选票啊。

最后这名说笑的陈教授说了一件事,让我感触良多。陈教授说在台湾摆个小摊,只要不占道、不卖吃了会拉稀的食物,基本上没有人管。像他们任教的丘逢甲大学外头就是台湾中部有名的摊贩一条街,晚上那是满满的摊贩在经营。公安基本只会抓占道的,抓到一次却也只罚点小钱。陈教授说,一个失业的工人,与其让政府每个月花钱去求济他,不如让他上街摆个小摊,做点小生意,一家的温饱的就有了保障。小孩上公立学校的钱一学期是不到二千元人民币的、缴纳医疗健康保险的钱一个月大概要二百元人民币,一个经营还不算太差的小摊是可以维持的。陈教授说就公共行政上的学术理论来说,执法上也是要讲究「比例原则」的,对于社会的底层要多些宽容,摆小摊的、做小生意的、骑摩托的多是社会上经济能力较差的,执法就是宽松一点。有些事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好过让他们没有了谋生能力而要全靠政府救助。但是对于大企业、政府官员就要执法从严,逃税一元,贪污一元也要追究。

就在与这些教授结束座谈后,同团的人都有很深的感触。我这才发现所谓的「法律平等」不是真正的平等。执法原来还有所谓的「比例原则」,特别这四个字是从一辈子钻研公共行政的老教授口中说出来,更是令人感到印象深刻,原来所谓执法的「情、理、法」是存在的。当我们强调要依法行政、建构文明社会时,是否忘了什么是「比例原则」,忘了法律要优先照顾社会上的弱势呢?

 

 

 

                                       《摩托车相对于老婆的十大优点》

一 摩托车只能让你的腰包变小,而老婆却能让你的腰包变空!
二 摩托车坏了你不能骑别人也不能骑,而老婆和你的感情坏了就会让别人骑跑了!
三 修好的摩托车再坏总要等五分钟吧,而哄好的老婆一分钟之内又会变得面目狰狞!
四 摩托车惹你生气了你可以踢它几脚,而老婆惹你生气了你却还要腆着个媚笑作宽宏大量状!
五 摩托车的要求不外乎好机油,好火嘴,好电瓶等,而老婆的要求有多少?
六 在你忧愁的时候摩托车能无言的陪着你,而唠叨的老婆能做到这点吗?
七 摩托车不好你可以找厂方讨说法,而老婆做错了你能找丈母娘吗?
八 你可以同时拥有几辆摩托车,而你能同时拥有几个老婆吗?
九 摩托车不会和你吵架,而老婆吵架天下第一,世所公认!
十 摩托车不会扇你耳光,而老婆会!


老婆相对于摩托车的十大优点:

一 没钱就买不起好摩托车,但未必就找不到好老婆!
二 往往在关键时刻摩托车会抛锚,而老婆还是比较识大体的!
三 摩托车只能顺从你的性子狂飙,快慢随你,而只有老婆才会担心你的安全,越慢越好!
四 你病了摩托车还是麻木地看着你无动于衷,而老婆能无微不至地照顾你!
五 摩托车不借给别人别人说你小气,而老婆则不会有这种麻烦!
六 摩托车不会为你烧可口的饭菜,而老婆能!
七 摩托车不会为你生孩子,而老婆能!
八 摩托车不会为你的孩子喂奶,而老婆会!
九 你七十岁时还能飙200码吗?望着隼什么的腰酸背痛腿抽筋,而老婆却不会嫌你老!
十 有几辆摩托车能伴你度过一生?而老婆可以!

 

老婆和摩托车的十大共同点:

一 都会被你心疼!
二 都会让你心痛!
三 都是别人的好!
四 都要好好打扮!
五 费用都在涨价!
六 都要有证,结婚证和行驶证!
七 摩托车冷天不好启动,老婆冬天也喜欢赖床!
八 丈母娘那儿你年年要上贡,交警队那儿你年年也要破费!
九 都值得自己沾沾自喜!
十 分开几天都会让你茶不思,饭不想,牵肠挂肚!

 

综上所述,摩托车和老婆缺一不可,二者皆是人生最佳伴侣。年轻时有一部好车,伴我大喜大悲轻狂年少热血驰骋;暮年时有个好老婆,与我苍苍白发共度夕阳,此生足矣啊!

 

 

 

 

                             《石氏重型機車貿易organization》  ——  重返年輕激情歲月……! 

 

 

                                                                 反对暴力,拒绝毒品,远离政治,把握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8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